1. 記航天科技四院7416廠發動機藥面整形組組長、高級技師徐立平
                  發布時間:2017/6/20 10:40:46作者:王瑤閱讀次數:次

                   

                  刀鋒雕匠心 爲國鑄利器

                  ——記航天科技四院7416廠發動機藥面整形組組長、高級技師徐立平

                    

                  每天身處炸藥堆,時刻行走在生死一線。這樣的工作,你能想象嗎?

                  29年,一萬多個日夜,徐立平在如此危險的崗位上堅守至今。

                  作爲固體推進劑整形技術的領軍人物,徐立平的工作就是“雕刻火藥”——對火箭發動機裏的燃料藥面精細地進行修理、開槽、挖藥、修補等。

                  每一刀的精准程度,關系著推進劑燃面的尺寸、彈道的精度,直接決定了導彈能否在預定軌道達到精准射程。差之毫厘,謬以千裏。更令人膽戰心驚的是,一旦操作不慎、蹭出火星,火藥會被瞬間引燃甚至發生爆炸。幾千攝氏度的高溫,工人幾乎沒有任何逃生的機會。

                  生命懸于刀鋒,責任重于泰山。0.5毫米是固體發動機藥面精度允許的最大誤差,徐立平追求完美,反複琢磨練習後,每一刀的精度不超過0.2毫米,領先行業水平。

                  漫漫征途,星辰浩瀚。航天逐夢,不懼艱險。

                  “一路走來,真的不後悔!”徐立平說。

                  啓航——築夢航天,一脈相承

                  1968年出生的徐立平是航天二代,父母都是老一輩航天人,母親溫榮書是中國航天固體火箭發動機生産基地整形車間招收的第一批徒工。20世紀60年代,溫榮書響應國家“三線建設”號召,輾轉于四川、內蒙古等地。最終,父母在陝西西安落腳,全家在遠離市區的深山紮根。

                  從小耳濡目染,選擇航天之路順理成章。

                  1987年,徐立平從技校畢業。如願進入航天四院的他,回到了母親曾經工作過的地方。選擇崗位的那天,是母親陪他去的。“當時有好幾個選擇,最後還是定了去7416廠的整形車間。我媽也沒想到後來會這麽危險。”徐立平說。當時的他,未滿19歲。

                  入廠第一課,是發動機點火試驗。

                  震耳欲聾的轟鳴聲,“撞擊”著徐立平的心髒。烈焰騰空而起,轉瞬間變成巨大的蘑菇雲,徐立平的眼裏映照出了炙熱與震撼。

                  光榮與危險並存。

                  戰略戰術導彈裝備,國之利器。發動機是其“心髒”,爲導彈飛行提供強大推力。推進劑藥柱是發動機的重要組成部分,藥面整形是要求最高、最危險的生産工序之一。

                  爲什麽需要對火藥進行整形?徐立平解釋說:“推進劑藥柱是澆注出來的,固化後的形狀是自然流動形成的,保證不了符合設計要求的尺寸和精度。如果不進行精細修整,火藥不能按照預定走向燃燒,發動機就很可能偏離軌道,甚至發生爆炸,這樣何談精確制導?”

                  爲什麽目前無法用機器代替手工操作?徐立平直言:“藥面的原始形態千差萬別,每次都不一樣。它可能是平整的表面,也可能是歪斜的狀態,還有些犄角旮旯的地方,機器切削不了。不同類型的推進劑,要求切削的厚度也不一樣。這些情況必須靠人判斷,細微之處只能手工操作。”

                  這是對膽量和技藝的雙重考驗。

                  火藥韌性強,用刀力度很難把握。刀刀確保精准,沒有捷徑可走,全靠靜心苦練。

                  入廠後,徐立平一有時間就會拿著小試件,一刀又一刀,摸索最准確的切削角度、力道和藥量。“手必須要穩,刀要鏟得薄,不能太使勁,難度確實挺大的。”練壞了30多把刀的徐立平,手感越來越好。

                  正負0.1毫米,是徐立平給自己定下的整形精度標准。“盡量接近零誤差,要練到用手摸一次,就能知道應該切多少、怎麽切。”徐立平說,“因爲火藥的表面很粗糙,顆粒感比較強,再摸一次,手感可能又不一樣了。一刀切下去,出了纰漏,後果不堪設想,所以必須嚴格要求自己。”

                  寶劍鋒從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來。

                  全國技術能手、全國五一勞動獎章、陝西省五一勞動獎章、中國航天基金獎、航天人才培養先進個人、航天技術能手、陝西好人、“大國工匠”、2015年度“感動中國”人物……神乎其技、膽大心細的徐立平獲得了一項項榮譽。他卻說自己“很平凡”,航天領域的能工巧匠數不勝數,自己只是幹好了本職工作而已。

                  “父母一直教育我們要幹一行愛一行,不怕困難,堅持到底。他們那一輩老航天人的奉獻精神一直都在,所以願意讓我再到危險的崗位上來。”追隨父母的腳步,成爲新一代的航天人,徐立平無比自豪。

                  亮劍——功崇惟志,業廣惟勤

                  1989年秋天,國家某重點戰略發動機已連續兩次試車失敗。第三次試車箭在弦上,發動機藥面卻出現裂紋。

                  “當時的探測手段非常簡陋,如果不能盡快徹查疑點、修複藥面,整個戰略型號的研制進度就耽擱了。”徐立平回憶。

                  專家組當機立斷,就地挖藥。突擊隊迅速結成,平均年齡30歲出頭。徐立平是最年輕的隊員,工作剛滿2年,年僅21歲。

                  所謂“就地挖藥”,就是鑽進發動機燃燒室,挖開填注好的火藥,查明問題根源,修複藥面缺陷。

                  狹窄的發動機殼體,只容得下一個人爬著進去。火藥味濃烈而刺鼻,讓人頭暈目眩、惡心難耐。身高近一米八的徐立平,半跪半躺著,用小鏟一點一點摳挖,不敢有一絲松懈。

                  “用力過猛就可能引起強摩擦,發生燃燒爆炸,所以每次最多只能挖四五克火藥。每10分鍾必須出來換氣,否則長時間缺氧,腿都軟了,爬都爬不出來。”如此命懸一線,徐立平每次還堅持多幹幾分鍾,好讓前輩們多休息一會兒。

                  耗時兩個多月,突擊隊共挖出300多公斤火藥,成功找到了故障原因。重新澆注灌漿材料,修複後的發動機終于成功試車。國家重點戰略導彈研制計劃攻堅克難、順利推進,避免了數百萬元的損失。

                  勝利的喜悅還未散去,徐立平卻沒法走路了。由于長時間在密閉空間接觸火藥,徐立平雙腿疼得無法行走。母親溫榮書咬著牙,強迫他堅持鍛煉,哪怕一步一步挪,也要靠自己站立行走。通過高強度的物理訓練,徐立平的雙腿逐漸恢複過來。

                  “再危險的崗位,總得有人幹。既然幹了,就要把它做好!”這是最樸實的態度,也是最崇高的志向。難在锲而不舍,難在有始有終。

                  徐立平閑不下來。刀法能不能更准?效率怎麽提高?如何規避危險?他想實現的目標還有很多。除了埋頭苦練,實戰才是最好的老師。徐立平從來不怕第一個上。

                  2005年,某重點型號發動機出現故障,徐立平臨危受命。不過,這次鑽進發動機不是挖藥,而是使用金屬鑽頭在藥柱表面打孔,獲取靠近殼體的推進劑樣塊。

                  危險不言而喻。金屬鑽頭遭遇火藥和金屬殼體,一旦摩擦過大,幾乎直接會爆炸。時值寒冬,室外零下7攝氏度,衣衫單薄的徐立平在發動機鑽進鑽出十幾趟,渾身是汗。

                  “真的很緊張,爬進去之前都要深呼吸一下。明明只有幾米的距離,但總覺得半天都爬不過去。”盡管早已鑽過很多次發動機,徐立平每次仍感覺如履薄冰。“鑽進去之後就沒有多余的想法了,該怎麽幹就怎麽幹。”

                  一次打孔、成功取樣,發動機故障被順利排除,徐立平這一仗打得特別漂亮。

                  積跬步,致千裏。數不清的急難險重任務,將徐立平快速打磨成了技能高手。多種戰略戰術導彈、載人航天、固體運載等國家重大專項固體火箭發動機的藥面整形任務,徐立平都被指定爲唯一操作者。

                  匠心——不慕浮華,銳意創新

                  改進刀具、確保安全,一直是徐立平的重要目標。

                  工廠發展初期,在西安很難找到稱手的刀具。一個同事從上海老家買回一把平刀,大家把刀的頭部打彎,這是整形組第一把正式編制在冊的刀具。創新之門由此開啓。

                  2005年,7416廠發生了一場意外。一名同事因操作不慎,刀具碰到金屬殼體,擦出的火花瞬間引爆發動機,不幸當場犧牲。徐立平因此痛下決心,一定要研制出更加科學的整形刀具,杜絕安全隱患。

                  根據各類型面的整形需求,徐立平迄今共設計、制作、改進了30多種刀具,其中9項申請專利,兩項獲得授權。他發明的半自動整形專用刀具被命名爲“立平刀”,使小彈整形由純手工變成了半自動化操作,生産效率提升了50%,節約成本30余萬元。

                  新時代的藥面整形,離不開手工操作,需要探索機械化應用,規避人機面對面操作的危險。爲此,7416廠引進了國內最大的立式整形機。徐立平從零學起,提出了加裝連鎖裝置、改裝吸屑裝置等20多項改造建議,並成功編制了整形程序,順利實現了大型發動機內孔複雜型面的遠距離機械整形,填補了國內空白。

                  2013年,徐立平成立大師工作室。7名徒弟,兩名已成爲國家級技師,兩名是重點班組副組長,其他人也都是業務骨幹。

                  何謂“工匠精神”?徐立平如是說:“不慕浮華,甘于寂寞,不僅僅把工作當成賺錢、養家糊口的工具,而是對所做事情始終耐心專注,精益求精,一絲不苟,我認爲這是‘工匠精神’的核心。”

                  嚴慎細實,匠心鑄劍,徐立平將終其一生,爲航天事業奉獻一切。

                  (來源于互聯網)